如果清晨七點到校門口站岡是工作、是義務,那每天看著生命的脈動,就是感動、是幸福。

 生於憂患  死於安樂

119       導護第一天,戰戰兢兢的,深怕自己的疏失,造成學生的生命安全沒有保障。一早,請老公安置小孩的上學情形,到校後發現,學務處、校門口、學生大家都……。因為我六點四十五分就到校了。

1113    今天交通導護的最後一天,我遲到了三分鐘,因為熟悉了工作內容。其實,晚到一點點,影響雖然不是很大,但是會遲到,除了是習慣了導護的工作, 也相信義工媽媽會幫忙顧頭顧尾,於是安心的將小孩安排上學後才執行工作,這聽起來像不像藉口呢? 

父愛的偉大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 星期一早晨,看著小佑(學校的身障學生)的爸爸,用小貨車載他到校門口,爸爸下車扶著他跨上校門前、三十公分高的人行道。一個簡單的抬腿動作,只因為高度超過他身體的能力,於是需要三個人才能完成。星期三,爸爸用計程車在小佑上學,好不容易下車上了人行道之後,兩人又蹣跚的回到計程車,揚長而去。收崗時,計程車又回到了校門口,我問小佑:「怎麼了?」「不乖啦!要去買早餐。」爸爸無奈的說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 校園中,看到小佑艱辛的邁出每一步,心中是心疼又不捨。那,每天用深情的、擔憂的眼神目送小孩進校門的爸爸,他心中想些甚麼呢?朱自清的背影,描述父親婉約的愛,小佑的背影,寫的是父親堅定的愛。

樟樹國中數理資優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